新闻资讯
一千年不死,死了一千年不倒,倒了一千年不朽的树到底有多顽强
发布时间:2021-07-10 00:39
  |  
阅读量:
字号:
A+ A- A
本文摘要:致敬,大漠胡杨宋智 戊戌年秋,我第三次来到漂亮的新疆。十八岁那年,我参军入伍第一次来到这里,队伍驻扎在沙漠深处。从那时起,边关冷月、大漠胡杨、沙漠驼铃、天山骏马便烙印心田,伴我发展。如今,整整半个世纪已往了,我的新疆情结依然绵绵无尽。 古稀之年,再一次踏上这片魂牵梦萦的热土,倍感亲切。这一次,我们是从中、俄、哈、蒙、四国接壤的阿勒泰山开始,然后越过天山,到达中巴疆域的喀喇昆仑山,行程6000公里。

华体会

致敬,大漠胡杨宋智 戊戌年秋,我第三次来到漂亮的新疆。十八岁那年,我参军入伍第一次来到这里,队伍驻扎在沙漠深处。从那时起,边关冷月、大漠胡杨、沙漠驼铃、天山骏马便烙印心田,伴我发展。如今,整整半个世纪已往了,我的新疆情结依然绵绵无尽。

古稀之年,再一次踏上这片魂牵梦萦的热土,倍感亲切。这一次,我们是从中、俄、哈、蒙、四国接壤的阿勒泰山开始,然后越过天山,到达中巴疆域的喀喇昆仑山,行程6000公里。虽然山高路远,舟车劳累,可是,每一天,我们都被新疆的辽阔壮美和奇特的西域风情所震撼。

然而,最能感动我心扉的还是那些生长在沙漠中的胡杨树。是的,就是大漠胡杨。每一次走近它,面临它,触摸它,我的心头便为之一颤,油然而生敬意!胡杨有那么大的魅力吗?10月6日,在游完天山神秘大峡谷之后,前往阿拉尔市。这个都会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北部边缘,紧靠沙漠。

途中,我发现路边的沙漠上有一片望不到边的胡杨全部枯死,我赶快让司机停车。下了车,拿着相机直奔胡杨林。夕阳下,一眼望不到边的胡杨全部死亡,似乎是这里刚刚竣事了一场惨烈的战斗。

它们虽然被摧残的体无完肤,头断肢残,但仍然顽强地屹立在天地之间,继续保持着众志成城、奋勇抗敌的壮志激情。它们抬头挺胸,相互支撑,死死地坚守在那里,继续为人类遮挡风沙。

有少数的虽然倒下了,可是风骨犹存,死而不腐,用铮铮铁骨阻止沙漠扩延。此时,大漠夕阳把最漂亮的余晖洒进这片胡杨林里,局面极其悲壮、凄美。我似乎瞥见了它们与大自然奋勇抗争的惨烈情景,好像听到了它们惊天地泣鬼神的呐喊!此情此景,无论谁见了都市为之一震。面临抬头屹立、宁死不屈、笑傲苍穹的胡杨,我心潮翻腾,热血沸腾。

司机多次按喇叭敦促我上车,可是,我迈不开脚步,久久的在胡杨林里伫立彷徨。晚上回到宾馆,我怎么也不能入眠,那片枯死的胡杨不时浮现在脑海里,我很是想知道,它们是什么时候、什么原因枯死的。我早就听说过胡杨“生而一千年不死,死而一千年不倒,倒而一千年不腐”。

那么,这片胡杨到底履历了什么?我拿来手机,在百度上搜寻。资料上是这样先容的:胡杨是干旱大陆性气侯条件下的树种,是荒原地域特有的珍贵森林资源。常生长在沙漠中,它耐寒、耐旱、耐盐碱、抗风沙,能够忍耐极端最高温45℃和极端最低温-40℃的袭击,有很强的生命力。

胡杨林的首要作用在于防风固沙,缔造适宜的绿洲气候和形成肥沃的土壤。千百年来,胡杨毅然守护在边关大漠,守望着风沙。胡杨被人们誉为“沙漠守护神”,是荒原地域农牧业生长的天然屏障。既然胡杨的生命那么顽强坚韧,对人类的作用那么大,那么,它们为什么会枯死。

有的资料上还先容,近年来,在新疆不停发现许多片枯死的胡杨,但死因成迷。我不死心,一定要为枯死的胡杨讨一个说法。我掉臂夜深困倦,继续在网上寻找谜底。中国胡杨林面积的90%以上都蜷缩于新疆,而其中的90%又集中在新疆南部的塔里木盆地“极旱荒原”的区域。

在西汉时期,楼兰的胡杨笼罩率至少在40%以上,人们的吃、住、行都得靠胡杨。在清代,仍“胡桐(即胡杨)遍野,而成深林”。

但从20世纪的50年月中期至70年月中期的短短20年间,塔里木盆地胡杨林面积由52万公顷锐减至35万公顷,淘汰近三分之一。在塔里木河下游,胡杨林更是锐减70%。

造成这种了局的原因,主要还是人类不合理的社会经济运动。胡杨及其林下植物的消亡,致使塔里木河中下游成为新疆沙尘暴两大策源区之一。

谜底已经很是清楚。造成胡杨的死因,不是天灾,而是“人祸”。人类的过分砍伐,生态情况的不停恶化,这就是胡杨的“死亡之谜”。然而,那些死而不屈的灵魂,至今还坚守在那里为人类造福,岂非不足以感感人类么!价格是如此的惨重,我们应该猛醒!阿拉尔之夜,成了我的不眠之夜,使我对胡杨和人类有了新的认识。

根据行程摆设,我们的下一站是和田市。司机小焦告诉我们,明天要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,全程500多公里,全是沙漠公路,一路没有卖吃的和喝的,要我们做好思想准备。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塔里木盆地中部,是我国最大的沙漠。也是世界流动性最大的沙漠。

在世界各大沙漠中,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最神秘、最有诱惑力的一个。沙丘类型庞大多样,幻化莫测,上无飞鸟,下无寸草,被称为“死亡之海”。

越日破晓,我们早早起床用饭,备足好矿泉水和西瓜,在晨曦中驱车前往沙漠南端的和田市。这是一条平坦而笔直的沙漠公路。

它是死亡之海中的一条生命通道,也是中国最美的千里画廊!车子在公路上飞驰,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众多无垠的沙漠,但车上没有一小我私家打瞌睡,更没有人谈天,相机和手机都聚焦在沙漠中的胡杨。大漠中的胡杨美的令人窒息!这里的胡杨和我们在塔里木河两岸见到的纷歧样。那里的胡杨长得高峻魁伟,郁郁葱葱,一望无际,遮天蔽日。而这里的胡杨则稀稀疏疏。

由于情况极其恶劣,它们多数长得粗壮低矮,树干皴裂粗拙,坚硬如铁,像大型盆景一样。这些胡杨能够在大漠里繁衍生存下来,实在是生命的奇迹。被人们称为“死亡之海”的塔克拉玛干沙漠,维吾尔族语意就是“进去出不来的地方”。大沙漠要地极其干旱,年降水量仅有 16 毫米 ,而年蒸发量竟高达 3800 毫米。

特别是到了盛夏,这里的地表温度高达 67 度以上。酷暑季节,胡杨面临的是 33 万平方公里沙漠的炙烤;隆冬,又要忍受零下 40 多度严寒的摧残;同时还要遭受特大风暴和龙卷风的频频袭击。在如此险恶的情况里生存,胡杨时时刻刻都面临着生死的磨练。

在沙漠里,我见到了一棵从根部被大风折断倒地的胡杨。可是,就在这极其干旱的沙漠里,从它的根部和梢部又发出许多枝条,可见胡杨的生命何等顽强,真是不行思议。

有人赞美胡杨是沙漠中的“精灵”,是“树魂”,是“英雄树”,此话不虚。可是,在我眼中,胡杨远远不止这些。

大漠中的胡杨是一道道靓丽的风物线,它给“死亡之海”带来了勃勃生机和活力。有了它们的陪同,寥寂苍凉的沙漠变得如诗如画!春天,胡杨准时吐绿,向人们陈诉春的讯息;盛夏,胡杨成了片片绿洲,让沙漠变得生机盎然,它们竭尽全力改善这里的生态情况。秋天,是胡杨最美的季节。

积贮了一年的能量瞬间释放,叶子变得金黄透亮,甚至火红,耀眼醒目。淡黄色绵延起伏的沙丘上,粉饰着一棵棵金灿灿的胡杨,像油画一样,精致绝伦,谁见了都舍不得离去。我们的一位团友激动地抱着一颗胡杨大呼:“胡杨,我爱你!”到了冬天,胡杨不畏风雪,抬头挺立,枝头挂满霜雪,成了玉树琼花,宛若千树万树梨花开,让荒芜死寂的沙漠变得竹苞松茂。

大漠中的胡杨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,照亮了 “死海”。它们好像是茫茫大海中的灯塔,让经由这里的人们丝毫感受不到苍凉和恐怖。大凡经由这里的人,看到了这些胡杨,就看到了希望,会禁不住容光焕发,气力倍增。

大漠中的胡杨像一座座战斗的碉堡,巍然屹立。在茫茫的沙漠中,你会发现,每一棵胡杨多数生长在一个个小沙丘的顶部,周围低凹,很是突出。它的根系很是蓬勃,能够延伸到周围几十米。

它的许多根都被狂风吹得裸露在外,密密麻麻。听说胡杨的根能够抓住半亩大一片的黄沙不被狂风吹走,可见它的防沙固沙能力何等强。有了这些生生不息而倔强的胡杨,才使肆虐的沙漠变得逐步收敛,在它的眼前望而却步。

大漠中的胡杨像一面面火红的战旗。它在召唤,它在呐喊,它在引领,它在召唤人类掩护生态情况;它在向人类吹响向沙漠进军的军号。正是有了这些胡杨的存在,才使人们增强了战胜大自然的刻意和信心。

行车途中,我们欣喜地看到,人类正在力争改善这里的生态情况。公路双方充满了防沙固沙的篱笆和种植的红柳。这些红柳已经成活,相信在不远的未来,这片死亡之海一定会造福人类。千年屹立,千年寥寂,千年坚守,千年奉献,这就是大漠中的胡杨!千里沙漠之行,我们忘记了喝水,也忘记了疲劳,更顾得不上用饭,我们一直被胡杨深深地吸引着,感动着。

千里沙漠之行,让我们激动不已,感伤不已,收获满满。一小我私家只要到过新疆一次,只要见到过大漠中的胡杨,一定会改变你的人生。到达和田,朋侪们都去玉龙喀什河拣玉去了。

我没有去,心中依然不能平静,还在想着那些大漠中的胡杨,它在我的脑海里总也挥之不去。看到这些胡杨,我立刻想到了那些驻扎在边关高原、大漠深处的武士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。1949年10月20日,王震将军率领10万雄师星夜兼程赶赴新疆,随即新疆宁静解放。

1952年2月1日,毛泽东主席向驻疆10万将士公布下令:“你们现在可以把战斗的武器生存起来,拿起生产建设的武器。当祖国有事需要召唤你们的时候,我将下令你们重新拿起战斗的武器,捍卫祖国。”就是这个充满激情而又富有诗意的下令,彻底改变了10万官兵的运气。1954年10月,党中央决议建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,10万官兵就地团体转业,编为10余个农业建设师和工程建设师。

他们划分驻守在新疆各地,肩上担负着拓荒生产和守卫边疆的双重任务。记得是1998年9月,我到乌鲁木齐到场国家发改委的一个集会。

集会期间,组织我们到石河子观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历史博物馆。在博物馆门前的广场上,耸立着一尊兵团人铸剑为犁,在沙漠荒滩上拓荒种地的雕像。大漠夕阳像一块烧红的钢铁徐徐黯淡。6个近乎赤裸的身体弯成牛的形状,血染的肩膀拉紧绳子,一人倾身推着犁杖,把炮弹片打造的犁铧深深插进板结的石砾浅土。

更多的战士没有犁杖,只能挥舞砍土镘逐步前移。到了收工的时候,许多人发现自己看不清路,看不清周围的一切,眼前只有朦胧和无边的黑暗。

拓荒一个多月了,官兵们啃咸菜蘸盐水就辣椒面,很少见到青菜,愈来愈多的人患了夜盲症。他们只好将拉犁的绳子毗连起来,让一个能看清路的年轻战士在前面带路,大家牢牢抓着绳子,一路踉踉跄跄向数里外的地窝子营地走去。大漠月夜,一条绳子串起来的瞽者军队在大漠上艰难行进。他们衣衫褴褛,肩头染红,手脚上全是伤痕和血泡。

他们脸色黝黑,肤色黝黑,眼前更是一片漆黑,他们扯着嘶哑的嗓子齐声高吼:“向前向前向前,我们的队伍向太阳,脚踏着祖国的大地……”走在行列最前面的那双眼睛现在充满泪水又无比明亮。这尊雕像,曾感动过无数人。博物馆里还陈列着一件已酿成铁灰色的破旧军棉衣,是老兵王德明捐赠的,数十年沙漠风尘渗进每根纤维,上面补丁摞补丁共计146块,无数观光者面临这件“百衲衣”都驻足良久,泪如泉涌。

解说员还为大家讲述了许多撼人心魄的故事。拓荒时,神枪手孙春茂被毒蜂子蜇死在大田里;副连长吴永兴夜里巡查时牺牲在水渠里;饲养员宋常生累死在牛圈里。

150团一个班的战士为了种活10棵小白杨,自己喝了一个星期含有芒硝的苦水,却把百里之外运来的食用水全部给了小树苗。29团官兵为了让上千株树苗在盐碱滩上活下来,硬是用铁锹大镐挖出1200公里长的排碱渠。碱地酿成了沃土,许多战士倒在工地上再也没能站起来。

47团官兵拓荒时,人人掌上的血泡一排排,砍土镘木柄被染得血红,天天早晨只好到河滨去清洗,否则会黏手,数百上千的木柄把河水都染红了。生于广西的壮族老兵陆振欧,1954年在新疆成了家,有了孩子后,母亲执意要把祖传的背孩子的背囊送过来。老人不懂汉语也不识汉字,陆振欧只好先寄回一个白布片,上面注明母亲的名字和目的地,请沿途的人资助她。

母亲把白布片缝在胸前,背着负担从广西百色出发,只身横穿整其中国,28天后终于找到新疆。看到战士拓荒种地很是辛苦,母亲含着泪说,我不走了,你们都是我的儿子,我要守着你们,哪怕帮你们烧烧水做做饭也行啊!母亲就这样随着战士们把一生献给了新疆。为实现畜牧业良种化,农六师104团的吴德寿等4名战士赶着从青海购置的300头牦牛,翻山越岭穿过沙漠冰原,一路风餐露宿,战虎豹斗风雪,途经3省12县,行程8000多公里,野外生活400多天,当他们衣衫破烂乱发如草满脸髯毛抵达场部的时候,战友们以为冒出4个雪山野人。出发时带上的100发子弹只剩了1颗,而一路生崽的牦牛却增至420头。

大漠老兵,哪个不是擎天一柱!上世纪90年月,兵团首长到47团慰问这些老兵,问他们有什么要求?老兵们说,我们从进驻和田那天起,50多年了没走出过大沙漠,没坐偏激车,没见过都会,甚至没到过60公里之外的和田,首长马上泪如泉涌。经兵团摆设,1994年10月,尚能行动的17位老兵终于坐上火车,到达 “沙漠明珠”石河子新城。面临广场上耸立的王震将军雕像,没有任何人组织,没有任何人下令,步履蹒跚的老武士自动排队,哆嗦着内行向将军行了庄严的军礼,肃立在最前列的李炳清激动地高声说:“陈诉司令员,我们是原五师15团的战士,你交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!”接着,老兵们扯开苍老而嘶哑的歌喉,唱起一支老军歌《走,随着毛泽东走》,歌声中,老人们泪水纵横,围观者无不动容。

这是一尊活生生的一排流泪的英雄群雕!厥后中央向导又请这些老兵到了北京,上了天安门城楼。军垦第一犁开出的是一片惊天伟业。如今,拥有14个师、176个团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昂然屹立于天山南北和千里疆域线上。“新疆有多大,兵团就有多大;那里有人,那里就有兵团人”,这是对兵团战略结构的生动归纳综合。

茫茫大漠曾湮灭了西域古三十六国,历朝历代的屯垦戍边多数一代而终,而三代兵团人薪火相传,一手拿枪一手拿镐,钢浇铁铸般坚守在那里,生长经济和镇守边关两大使命一肩挑,成为“不穿戎衣、不拿军饷、永不转业”的特殊队伍。他们在两大沙漠边缘地带造林近百万亩,兴修大中小型水库上百个,建起一个个良田万顷、渠网纵横、林带如织的农牧团场和沙漠绿洲。在他们粗粝的大手上,石河子、五家渠、阿拉尔、图木舒克、北屯等一座座新城悄然崛起,6所大专院校、近千所中小学、数十所医院和文化场馆漫衍于各个师团,上千个大中型企业各处着花,一片片经济开发区和高新技术园区迅速崛起,修筑的水渠总长度可绕地球两圈多。

兵团还是全国最为辽阔的棉花产区,每年秋天,内地数十万农民工乘坐火车汽车,潮水般涌入新疆摘棉花,成为天山脚下一道奇特的风物线。“兵团人”缔造了人间奇迹,书写了人类最壮丽的诗篇!他们就是大漠胡杨! “顽强坚韧,铮铮铁骨,生生不息,执着坚守,无私奉献!”这就是“兵团人”和大漠胡杨的高尚品格和高贵精神。

他们的品格和精神感天动地,催人奋进!我们一定要弘扬和传承这种精神!有了这种精神,中华民族一定能够迎来伟大的再起!优美的中国梦就一定能够实现!致敬,伟大的“兵团人”!致敬,大漠胡杨!作者简介:宋智,笔名智也,邳州市人,1949年11月生,大学结业,退休前供职邳州市委、市政府机关。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会员。

喜欢写作和旅游。曾在中央和省、市报刊揭晓通讯、散文、杂谈、陈诉文学、观察陈诉等500多篇,其中多篇获奖。出书散文集《东篱采菊》《远山近水》,和冯子礼先生合著出书《三国演义启示录》,荣获徐州市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。免责声明:本民众号所公布的信息均出于民众流传,如其他媒体或小我私家从本号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执法责任。

部门图片泉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
本文关键词:一千年,不死,死了,不倒,倒了,不朽,的,树,到底,华体会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asaot.com